黄山拟复名徽州,复名数是什么,复名,黄山徽州区,黄山徽州文化旅游集团,黄山徽州文化园

黄山拟复名徽州 改名三十年复名呼声不断

1987年11月2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撤销徽州地区、屯溪市和县级黄山市,设立地级黄山市。30年来,有关恢复徽州地名的话题讨论从未停歇。4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李辉的评论《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再次将这一话题拉回公众的视线里。

有关恢复徽州地名的话题讨论,近30年来从未停歇。

1987年11月2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撤销徽州地区、屯溪市和县级黄山市,设立地级黄山市。原属徽州地区的石台县划属池州地区,绩溪、旌德2县划属宣城地区。

自此,具有两千多年历史、曾辖“一府六县”的大徽州不复存在,中国版图上只剩下总面积439.65平方公里、辖4镇3乡的徽州区。

29年后,借着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的契机,人民日报高级编辑李辉再一次撰文呼吁恢复徽州地名。

3月30日,他先是在微信公众号“六根”上发表《徽州,归来吧!》一文。没有多少悬念地,该文被多个网站、公众号转载,引发热议。接着,4月13日,他又在《人民日报》撰写评论《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

李辉写道,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名,早就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存在于史书、碑刻、文学经典之中。如果轻率地将之更名,多少文化信息会被消解。

“像‘徽州’这样重要的历史地名,不妨考虑恢复。毕竟,没有‘徽’,哪来‘安徽’?”李辉这样写道。

像李辉这样对徽州念兹在兹的人还有不少。对徽州复名的讨论,也衍生出多种意见。

传承保护徽州的历史和文化,是大多数人呼吁恢复徽州地名的出发点。从经济社会和法律视角对黄山更名徽州的讨论,同样存在。

在这场讨论中,恢复徽州“一府六县”建制,将已划入江西的婺源县和安徽宣城的绩溪县重新纳入徽州,亦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声音。

此外,还有要求恢复1983年的小黄山市与徽州并存格局,实行两地分治的建议。

徽州情结俨然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不时拨弄社会心弦。

2014年,安徽新媒体集团旗下中安在线刊载了多封省长信箱的来信与回信。其中,黄山市民政局对《省长,我建议把黄山市改名为徽州市》的回复,成为少有的可查询到的官方回应。

“黄山建市以来的发展成就表明,成立地级黄山市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黄山市的行政区划管理体制,是符合黄山经济社会发展的,也是得到群众拥护的。我们认为目前不宜进行区划和管理体制的调整。”黄山市民政局则如是回复。

民间舆论的沸然与官方的沉静,共同构成了对徽州地名废存的态度。

“一府六县”的形成

徽州,早在秦汉时期设郡,北宋时期正式建徽州府治。

据黄山市政府网站介绍,秦王嬴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秦始皇推行郡县制,这一带隶属于会稽郡。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正月,始皇帝嬴政东巡至会稽(今浙江绍兴一带),为加强对东南地区的统治,将原越国的百姓迁徙至新安江上游一带,设立黝(宋以后称黟)、歙二县,属鄣郡。

“黝”、“歙”二县的县名,来自于古越语地名的发音。当时的黝、歙两县辖地很广。黝县地包括今天的黟县、祁门、石台、广德和黄山区的一部分。歙县地包括今天的歙县、休宁、屯溪区、徽州区、绩溪,浙江的淳安及江西婺源的一部分。

汉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吴主孙权分歙县东乡地置始新县,南乡地置新定县,西乡地置黎阳、休阳县,加黟、歙共六县建新都郡。这是黄山市地域州郡一级行政设置的开始,从此这里成为相对独立的行政区划。

西晋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年),新都郡被改为新安郡,辖始新、黝、歙、遂安(原新定县)、黎阳、海宁县(原休阳县)。郡名新安,一说以祁门县新安山为名,一说取其安定之意。

隋唐时期,黄山市地域的地名在新安郡与歙州之间切换。

唐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新安郡复改歙州。大历五年(公园781年),歙州辖歙、休宁、黝、绩溪、婺源、祁门县,从此形成延续至清末达1700多年的“一府(州)六县”格局。

徽州得名于宋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其时,宋徽宗平歙州人方腊起义,改歙州为徽州,辖歙、休宁、黟、绩溪、婺源、祁门县,州治歙县。

根据黄山市政府网站的介绍,徽州名称的由来,一说因绩溪有徽岭、徽溪,一说“徽”为美义。其实“徽”字本意为“绳索”、“捆绑”,以其命名,表达了宋王朝在经过“动荡”之后,企望对这片土地加强约束和统治。从此,直到清宣统三年(1911年)的790年间,作为州府名,徽州这一名称一直没有变更。

安徽省的得名与徽州也有关联。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七月,康熙帝批准建立安徽省(省名取“安庆”、“徽州”两府首字),徽州府改属安徽省。

婺源的划出

唐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洪真谋叛”,朝廷发兵三年讨平。为便于统治,析休宁县回玉乡和乐平县怀金乡,于开元二十八年置婺源县,隶歙州。

从唐至清末,黄山市地域经历多次行政区划调整,婺源始终隶属徽州府。

1912年,国民党政府裁府留县,徽州所属各县直属安徽省。

1934年9月4日,国民党政府决定,婺源县划属江西省隶属第五行政区,由此引发了婺源县和原属徽州各县士民掀起的“婺源回皖运动”。

在杭州师范学院任教的江平曾对婺源与徽州的文化历史渊源作过详细梳理。

根据《婺源县志》,蒋介石曾在《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令婺源县政府文》中阐释,“婺源必须改隶之旨意,其最要者越有三端。”

蒋介石所言三端包括:政治方面、军事方面和公路方面。

“今查其地势,大部分突入江西境内,为浮梁、乐平、德兴三县所环抱,于皖省甚觉畸零,一切政务设施均感不便,如不予以改隶,则格于现状,不能扩张政治力量。”

此外,“现值剿‘匪’(指围剿红军)工作特别紧张之际,肃清零‘匪’之一切必要措施,如团队之防堵以及围剿计划等等,甚形隔阂,实予赤‘匪’以窜扰苟延之机会。”

公路方面,则因“婺白、婺德两路,一由婺源随德兴之九都至白沙关,一由婺源至德兴香潭,此两路关系剿‘匪’军事及地方交通至为密切,若不将婺源划归赣辖,则两路分属两省,运输管理均觉不易统筹。”

1946年1月,婺源县参议会成立,上下串联,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回皖运动”。

江平在《民国时期婺源人的“回皖运动”》一文中写道,当时的省立徽州师范首任校长江植棠、第三任校长查景韩等婺源籍名士,是运动的核心领头人,各地婺源同乡会积极配合。

自称“我是安徽徽州人”的著名学者胡适也参与到了“回皖运动”中。

据胡适秘书胡颂平所编《胡适之先生晚年谈话录》记载:

(胡适)先生又说:“徽州的婺源,朱夫子的出生地……划给江西省;可是全徽州的人都不愿意,一直闹到复员之后国大代表开会时,徽州同乡会做好呈文要向蒋介石请愿。我说:‘给我吧。’我交给国大主席团代表张厉生。那时张厉生是内政部长,他就照办了。”先生笑着说:“这是帝国主义的做法,徽州人岂肯把朱夫子的出生地划归江西,他们还把二程先生的祖先还算是徽州人呢!”

经蒋介石同意,1947年8月16日,婺源划回安徽省。

1949年5月1日,婺源解放,属华东区赣东北行政区浮梁专区;9月,改属江西省乐平专区;11月,属江西省浮梁专区。1952年后,婺源由江西上饶管辖至今。

小黄山市的设立

在地级黄山市设立之前,首先设立的是小黄山市。

曾经担任黄山书画院院长的刘晖是徽州改名黄山一事的见证者。他说,自己为恢复徽州地名一事“操碎了心”。

刘晖曾经在《中国方域:行政区划与地名》期刊发表《徽州改名黄山之谜》一文。这本由山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主办的期刊目前已经停刊,但刘晖的文章在网络上已经传播开来。

刘晖写道,1979年夏,邓小平在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万里的陪同下视察了黄山。下山后,万里召集安徽省委常委到黄山听取邓小平指示。邓小平明确提出:“安徽省委要专题研究黄山问题,可以建立黄山特区。”

刘晖回忆,随后,安徽省委研究决定:将省机关事务管理局领导的黄山管理处升格为省政府直属的黄山管理局,积极筹建包括太平县全县、歙县汤口镇在内的黄山旅游特区。

《安徽商报》在《亲历者揭秘邓小平1979年登黄山细节》一文中也记述道,(1979年)7月15日,邓小平在观瀑楼做了重要讲话。邓小平说,黄山是发展旅游的好地方,应该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

1983年,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太平县撤销,所辖区域与歙县黄山公社、石台县广阳公社及黄山管理局现有辖区合并成立黄山市(县级),由省直辖。黄山市领导机关设在甘棠镇。

安徽省政府在1983年12月31日发给徽州行署、黄山管理局,歙县、石台、太平县人民政府,省直各有关部门的文件中谈到,“黄山市的设立,有利于对以黄山为中心包括太平湖的风景区进行统一规划和管理,对于更好地保护、开发黄山旅游区,对于我省旅游事业和皖南经济的发展,都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文件还指出,“从黄山市的特点和自然地理条件出发,应把黄山市逐步建设成为风景旅游和疗养城市,其发展前景十分广阔。”

文件称,“黄山市和徽州地区应在互相协作、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在各个方面紧密配合,正确处理相互关系。徽州地区在蔬菜和副食品供应、吸引去黄山游客等方面给黄山市支持,黄山市要考虑到徽州地区旅游业收益。” 原标题:徽州改名黄山近30年 复名呼声不断 徽州情结成文化现象

徽州的更名

1986年6月,黄山市(县级)改由徽州地区代管,徽州地区辖屯溪、黄山(县级)2市和歙、休宁、黟、祁门、石台、绩溪、旌德7县。

据《光明日报》报道,1986年7月9日,《光明日报》刊登了胡子昂、钱昌照、周培源等50多位各界著名人士联名给党中央、国务院的建议:将黄山市建成中国的世界公园。

1987年,徽州地区再次进行行政区划调整。

1987年11月2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批复同意:撤销徽州地区、屯溪市和黄山市(县级),设立地级黄山市,市人民政府驻原屯溪市;设立黄山市屯溪区、黄山市黄山区、黄山市徽州区,黄山市管辖歙县、休宁、黟县、祁门四个县;原属徽州地区的石台县划属池州地区,绩溪、旌德两县划属宣城地区。

安徽省政府在《转发国务院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中指出,“这一决定,对于更好地保护、开发和利用黄山风景资源,进一步发展以黄山为中心、以皖南为重点的旅游事业,带动皖南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1988年4月,地级黄山市正式成立。

“大马拉大车”,举徽州之力对黄山风景资源进行保护、开发、利用,以此拉动皖南经济,无疑是重要出发点。

其时,徽州行政区划两年两次调整,在安徽省内外都遭到不少反对意见。

曾任经济日报副总编辑的张颂甲回忆,自己在1986年6月初参加《经济日报》在原黄山市(县级)政府驻地的一个会议,正巧碰上传达徽州地区代管黄山市的决定,亲眼目睹了黄山市全体干部群众群情激奋,坚决反对徽州代管黄山市的情形。回到北京后,他写了一篇《黄山之忧》的文章,于1986年7月6日发表在《经济日报》头版。

曾任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党组书记、院长,中共安徽省顾问委员会常委的欧远方在发表于《合肥晚报》上的文章中回忆道,“(1987年)这个改变,当时就受到安徽上上下下的反对。中共安徽省顾问委员会讨论这个问题时,一致意见徽州不能改掉,只要把石台县划归安庆,加强黄山县级市(太平县)的行政功能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安徽五千多万人民的意志终于屈从个别掌权者个人的意志……”

支持的声音同样存在。

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伯山于2001年在《黄山高等专科学校学报》上发表文章《告别过去,拥抱黄山时代》。

他谈到,徽州文化毕竟是祖先的历史创造,它的精华确是当时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但它又毫不例外地烙有深刻的封建胎印。

“首先,作为徽州文化形成与繁荣的那个时代正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到后期,封建政权、思想、文化历史上最后一次充分高度集权化和加强一体化时期,时代的舞台决定了它许多方面,既站在当时的前端,又有其时代局限。其次,程朱理学被统治者改铸以后,是维系中国后期封建社会的精神支柱和官方哲学,而它也正是徽州文化的理性内核,是徽州文化发展的指导思想。其三,徽州发达厚重的教育是徽州文化得以形成的温床,而这种教育,在教材的选定、教程的安排、教授的形式、教育的目的等等方面,无不内在体现中国封建社会的内容与要求,因此,本质上都还是一种封建教育。其四,徽州文化发展的经济基础是徽商,虽然它作为一种新型生产关系,有不少对于传统的新突破,有许多时代性的新创新,但徽商本质上是一个封建商帮,尽管它有许多体现先进生产力发展的因素,但其贾而好儒、贾仕结合、强化宗亲乡谊、强化与封建势力的结合等特点,都还是封建性的典型体现。最后,从徽州文化的本身内容来看,尽管它有许多超越于时代、超越于自身局限的贡献于民族、贡献于人类文明的精粹、精华,但糟粕也是客观存在。”

“所以,在社会文明发展的今天,在我们已远离封建时代,建立、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今天,过去的,我们应当含笑向它告别,历史的发展应当顺其脚步永远向前。”刘伯山写道。

“皖南处处皆黄山”

徽州更名黄山后,最先暴露的问题是地名的混乱。

李辉在《可惜从此无徽州》一文中写道,徽州地区改为大黄山市之后,原徽州地区各县为了发展旅游,纷纷打出“黄山”的牌子。屯溪火车站改为黄山站,屯溪机场改为黄山机场。

“真正不方便的是游客。兴冲冲下了车下了飞机,以为到了黄山,谁知却迟迟难见黄山真面目,结果不得不再长途跋涉。实际上,从旅游角度看,所谓黄山市,不过是一个黄山南部地区部分游客的中转站。”李辉说。

上海旅游高等专科学校教授许宗元在2002年发表的《旅游地市行政地名命名的思考——以徽州-黄山为例》一文中,也探讨了这个问题。

许宗元认为,地名的首要社会功能是准确指示地物方位。这是确定地名的一般性原则。

但是,“1987年由徽州地区改名的‘黄山市’这一行政地名,恰恰不符合这个最基本、最重要的要求。大量为游黄山而来的游客是按地名购票到黄山……但游客们住到所谓黄山却不见黄山,后来方知此地地名屯溪,高举‘黄山’牌的黄山市市府所在地屯溪离游客欲游的风景名胜黄山竟还有150里之遥。”

[1] [2] 下一页


来源:如皋商务信息网

如皋商务信息网讯 1987年11月2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撤销徽州地区、屯溪市和县级黄山市,设立地级黄山市。在之后的30年来,关于恢复徽州地名的话题讨论从未停歇。 4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的评论《地名


如皋商务信息网讯 1987年11月27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安徽省调整徽州地区行政区划的批复》,撤销徽州地区、屯溪市和县级黄山市,设立地级黄山市。在之后的30年来,关于恢复徽州地名的话题讨论从未停歇。 4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的评论《地名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

胡野秋:徽州地名消失背后的隐情

西游漫步 发布于 2016-05-31 00:23

徽州地名消失背后的隐情胡野秋一、徽州缘何重回视线?徽州自1987年更名为黄山市后,至今将近三十年了,经过当初十年左右的激烈而无望的抵制与反弹之后,近二十年间民间对徽州之名的怀念与复名的呼吁与日剧增。前不久,李辉先生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对恢复徽州地名提出理性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

黄山"复名徽州"推动者:政府应为当年的错误决定埋单

澎湃新闻 发布于 2016-05-31 20:56

5月28日,著名作家、人民日报社文艺部高级编辑李辉在合肥举行“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主题讲座。会上,1984年担任县级黄山市首任市长的崔之康讲述更名过程,黄山复名之争再一次受到关注。5月31日,李辉和崔之康在接受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均表示,黄山复名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

黄山还是徽州 没必要再折腾了

光明网 发布于 2016-05-31 17:49

据人民网报道,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日前亮相合肥一家书店,举行“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主题讲座。李辉表示,相比千年徽州,30年的黄山不过一瞬,主政者要有勇气将徽州重新恢复,才是对历史、对文化的真正珍爱与敬重。几乎每一次关于改名的讨论,都会迅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

作家李辉呼吁复名徽州,黄山首任市长当场响应“是时候了”

澎湃新闻 发布于 2016-05-30 18:22

5月28日,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亮相合肥一家书店,举行“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主题讲座。活动现场,从年轻的90后、00后到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普通市民到文化工作者,听众们将书店不大的房间挤得满满当当。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

作家李辉呼吁“徽州复名” 黄山首任市长响应

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 发布于 2016-05-31 12:45

原标题:黄山首任市长响应“复名徽州”:是时候改回来了5月28日,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亮相合肥一家书店,举行“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主题讲座。活动现场,从年轻的90后、00后到白发苍苍的老者,从普通市民到文化工作者,听众们将书店不大的房间挤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

人民网评论:黄山将复名徽州?改地名岂能像翻烧饼

澎湃新闻 发布于 2016-05-31 17:27

5月28日,为黄山复名徽州疾呼18年的著名作家李辉亮相合肥一家书店,举行“为何呼吁恢复徽州地名——文化传承与今天的我们”主题讲座。讲座中,李辉表示,相比千年徽州,30年的黄山不过一瞬,主政者要有勇气将徽州重新恢复,才是对历史、对文化的真正珍爱与敬重。黄山市首任市长崔之康现场响应李

阅读() 评论() 标签:黄山拟复名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