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计划被双开 最新动态

令计划被双开 最新动态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2月17日电 (李源)就在公众还在惊叹中央一天查办“五虎”的强悍节奏时,中央纪委再发“猛料”——三名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被双开。

2月17日上午,中央纪委网站通报,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山东省委原常委、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山西省委原常委、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至此,十八大以来已有6名中央候补委员被开除党籍,分别为王永春、李春城、万庆良、陈川平、朱明国、王敏。

十八大以来,中央保持反腐高压态势,一批高官相继被查,据媒体统计,十八大后已有近80名副部级以上官员和军级以上军官“落马”。其中,有4名中央委员令计划、李东生、蒋洁敏、杨金山,8名中央候补委员王永春、李春城、万庆良、陈川平、潘逸阳、朱明国、王敏、杨卫泽。

记者发现,对比13日秦玉海等三名违纪高官通报内容,朱明国、王敏的通报再次提到了“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等语句。通报指出,朱明国、王敏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无视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除此之外,通报还指出,朱明国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陈川平还存在滥用职权问题,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

令计划被双开 最新动态
媒体:官方通报苏荣案措辞比周永康案更严厉 2015-02-17 05:27:22   |   来源:新京报   |   编辑:殷亮   |   苏荣被双开 官方通报首提“卖官鬻爵”

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系十八大以来第三位副国级官员被开除党籍

新京报讯 (首席记者王姝)继徐才厚、周永康之后,昨日,中纪委官网发布了十八大以来第三位副国级官员的立案审查结果:决定给予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初步统计,十八大以来中纪委共计调查了61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其中,副国级及以上官员4人:徐才厚、周永康、苏荣、令计划。令计划案正在调查中;徐才厚案、周永康案,已于去年6月30日、12月5日分别公布了调查结果。

对比徐才厚、周永康的调查结果通报,以及其余省部级落马高官的调查结果官方通报,苏荣案的措辞更为严厉,并首次采用了“个人擅自改变组织决定”、“对江西省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无视党的政治规矩”、“卖官鬻爵”、“擅权干政”等表述。

■ 焦点

调查8个月 苏荣涉嫌“几宗罪”?

苏荣曾先后主政青海、甘肃、江西三省。从去年6月14日宣布调查,到昨日公布调查结果,对苏荣的调查持续了8个月。苏荣具体涉及哪些问题?

人事纪律

擅改组织决定 无视政治规矩

“苏荣违反组织、人事纪律,个人擅自改变组织决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中纪委的调查结果通报,首先提到的就是苏荣违反了组织、人事纪律。

调查通报还指出苏荣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的具体表现:苏荣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无视党的政治规矩,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大肆卖官鬻爵,带坏了干部队伍,败坏了社会风气。

通报中,“个人擅自改变组织决定”、“无视党的政治规矩”、“大肆卖官鬻爵”等表述,均系中纪委首次采用的“新词汇”,此前从未出现在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的官方通报中。

此前,对周永康的调查通报也提到了违反纪律问题,但采用的表述是“经查,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

对于徐才厚的违反组织人事纪律行为,官方通报采用的表述则为“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去年9月被调查的江西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就被曝涉嫌向苏荣“买官”。

领导责任

滥用职权 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

苏荣除了违反组织、人事纪律,通报还指出他存在两大问题,分别为“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未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对江西省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通报中,“对xxx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也是首次出现在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的官方通报中。

自今年1月1日以来,中纪委已多次释放“领导责任问责风暴”信号。如今年1月召开的中纪委五次全会,其中就提出,今年将强化问责(对未履行或履责不到位的党委、纪委问责)。

家人干政

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

此前,对省部级及以上官员的调查结果官方通报中,都会提及其自身腐败问题,如周永康“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徐才厚“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

但从未出现过“擅权干政”表述。这一词汇首次出现在苏荣案的官方通报中。

中纪委通报称,“(苏荣)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严重破坏了党内政治生活,损害了当地政治生态,性质极其严重,影响十分恶劣”。

自苏荣去年6月被调查以来,其涉嫌贪腐方面的问题不断曝光。如有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民生银行内设有“夫人俱乐部”,令计划妻子、苏荣妻子等多位高官夫人只领工资不上班。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

令计划被双开 最新动态
人民網北京12月22日電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今日發布消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至此,十八大后全國已有59名省部級及以上官員落馬,包括今年被宣布查處的副國級及以上官員4人、省部級官員37人,十八大至2013年底被宣布查處的省部級官員18人。今年被宣布查處的省部級及以上官員數量已超過去年的2倍。

今年被宣布查處的4名副國級及以上官員為:周永康、徐才厚、蘇榮、令計劃。

今年被宣布查處的37名省部級官員為:冀文林、祝作利、金道銘、沈培平、姚木根、谷俊山、申維辰、宋林、毛小兵、譚棲偉、王帥廷、陽寶華、趙智勇、杜善學、令政策、萬慶良、譚力、韓先聰、張田欣、武長順、陳鐵新、陳川平、聶春玉、白雲、白恩培、任潤厚、孫兆學、潘逸陽、秦玉海、何家成、趙少麟、楊金山、梁濱、隋鳳富、朱明國、王敏、韓學鍵。

十八大至2013年底被宣布查處的18名省部級官員為:李春城、衣俊卿、劉鐵男、倪發科、郭永祥、王素毅、李達球、蔣潔敏、季建業、廖少華、陳柏槐、郭有明、陳安眾、付曉光、童名謙、李東生、楊剛、李崇禧。

十八大至今其他落馬的重要官員還有許杰、齊平景、王永春、戴春寧等,這4人被調查前的職務分別為國家信訪局副局長、中國外文局副局長、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副總經理。

十八大后落馬副國級及以上官員(共4人)

令计划被双开 最新动态
原标题:中石油系列腐败案46人倒下 领导骨干被连锅端

2014年的“打虎拍蝇”成果显著。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12月26日,仅省部级以上的官员就有四十余名落马,由此引发的“山西官场地震”“中石油腐败系列案”等最为瞩目。这一年,注定要因反腐而载入史册。

2014年注定要因反腐而载入史册。

十八大以来的“打虎拍蝇”在2014年7月迎来高潮。7月29日,中共中央决定,原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对其立案审查。这是首位因腐败被查处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

在此之前,6月14日,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落马;再加上12月2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接受调查,“刑不上常委”的“老规则”被打破。

中共中央反腐不设禁区、不留死角的“零容忍”,还体现在对一直敏感的“军老虎”的打击上。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副主席徐才厚、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杨金山都在2014年相继倒在了国家反腐倡廉的枪口之下。

有媒体评论称,2014年是解放军对腐败问题以大刀阔斧、猛药去疴的霹雳手段加以整改的关键一年,更是中国军队优良作风永继发展的一座里程碑。

“军老虎”相继落网

在2014年落马的“军老虎”中,名气最大和关注度最高的当属徐才厚。

2014年3月15日,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经审查,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财物,严重违反党纪并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在同年6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央决定给予徐才厚开除党籍处分,并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当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中央政治局第十六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严肃纲纪、疾恶如仇,对一切不正之风敢于亮剑”。

徐才厚并不是2014年唯一被打下的“军老虎”。就在他被调查的十几天后,2014年3月31日,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因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由军事检察院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

其实,谷俊山在2012年2月就被解职并接受调查,谷俊山被指利用职务之便染指北京二环黄金地段周边军队地产数十块,并在不少城市的军方土地出让中收受巨额回扣。

正当这二人的落马引起民众热议之际,又传来与谷俊山级别同为大军区副职、军衔同为中将的成都军区原副司令员杨金山落马的消息。

2014年10月底,十八届四中全会审议并通过关于杨金山严重违纪问题审查报告,杨金山被开除党籍。

有媒体报道,谷俊山曾将贪占的军产贿赂给徐才厚这样握有全军人事大权的高官,徐才厚则成为谷俊山的“靠山”;谷俊山曾批给西藏军区一大笔款项,时任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特意拿出其中一部分“以示感谢”。

依法治军、从严治军

长期以来,由于军事系统的特殊性和独立性,军队内部的违法犯罪案件极少向外界披露,2014年连番打击和通报军老虎的情况也被视作国家对军队整改的决心。

事实上,2014年以来,一系列整肃军纪、纠风反腐的举措在陆续推出。

2014年,中央军委巡视组用了近1年时间,分3次对7个军区党委班子及其成员进行了巡视。有消息称,杨金山被抓就是2014年4月至6月中央军委巡视组对成都军区党委班子及其成员巡视的成果。

2014年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把依法治军纳入依法治国总体布局,并要求坚持从严治军铁律,加大军事法规执行力度,明确执法责任,完善执法制度,推动依法治军落到实处。此后《军队重点领域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细则》等军方法规的陆续颁布,更让人们看到了在重拳打击“军老虎”的同时国家加强制度建设、依法从严治军的决心。

2014年11月27日,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原副政委、纪委书记高小燕因涉嫌受贿被带走调查,她因此成了十八大高压反腐以来首个因贪腐落马的女将军。

2014年12月25日,在国防部的例行记者会上,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表示,根据中央部署,军队继续深入推进反腐败工作。军中绝不允许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对发生在军队中的腐败案件,不论涉及到什么人,职务多高,都会坚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山西官场“地震”

十八大之后,一场零容忍的“打虎拍蝇”反腐战役正式打响,作为重压反腐力度最大的一年,2014年也交出了一份满意的“反腐成绩单”。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12月26日,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孙鸿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时止,2014年已有42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落马,这其中副国级以上官员4人,中央委员(候补)11人。

当“位高权重不再是避风港”“官员退休不等于安全着陆”等“潜规则”全部失效的同时,一系列反腐行动也给官场带来了极大的震动。

这其中,2014年“地震”频发的山西官场尤为突出。

山西“塌方式”腐败

2014年12月25日,山西省纪委发布消息称,山西省吕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良森、忻州市代县县委书记霍富荣、阳泉市矿区区委书记刘德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立案调查。

这已是山西省连续两天“批量”发布官员落马的消息。此前一天,山西省纪委披露,吕梁市纪委对岚县原副县长牛元生、岚县原副书记程芝生等7名严重违纪违法的党员领导干部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除这两日处理的11名官员外,此前还有柳林县委书记王宁、孝义市长王建国和吕梁市政协副主席刘广龙等先后接受调查。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2014年山西已有至少18名现任或前任县委书记落马。事实上,大批处理基层干部只是此轮山西反腐风暴在基层持续发力的表现。

2014年2月24日,中央第六巡视组在山西省巡视时接到干部群众反映一些领导干部利用职权谋取利益等问题,3天后的2月27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便被调查,山西也正式进入这轮“官场矿难”。

网上流传着一张2013年12月30日山西省委召开常委会议时13名常委的图片,而进入2014年后,图中的5名常委相继被盖上了“落马红戳”。除金道铭外,落马常委还有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太原市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山西省委原秘书长聂春玉和山西省统战部原部长白云。

再加上2014年6月19日落马的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和8月被调查、已因癌症于9月30日去世的山西省原副省长任润厚,2014年山西落马的省部级官员已达7人。

值得一提的是,令政策和杜善学是在2014年6月19日同时落马的,聂春玉、陈川平和任润厚、白云则分别在8月23日和8月29日被通报,山西三创“一天内打两虎”纪录,被视为“塌方式腐败”的典型。

腐败已滋生多年

省部级高官的相继落马,令山西官场余震不断发酵。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随后被查处的山西市县级官员,多来自该7名省部级官员此前主政过的地市县。比如2014年11月26日被“双开”的阳泉市纪委书记王民,就曾与白云在阳泉市委共事多年。

已离开山西官场的高官也未能幸免。2014年12月22日被“双开”并被立案侦查的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其政坛生涯就主要集中在山西,曾任山西省委宣传部部长、太原市委书记等职。媒体报道称,申维辰的落马与金道铭被调查相关,涉嫌在文化地产项目上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

其实,山西的腐败问题已滋生多年。山西纪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该省共处分违纪党员干部11879人,其中市厅级干部26人,县处级336人。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指出,以煤矿业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山西,官商勾结严重。

“山西前首富”张新明被曝与数名落马高官均有深度交往,他曾主导沁水县坪上煤矿倒卖事件,在没有投资的情况下,从中获得近7成煤矿所有权。2009年,张新明被举报偷逃税金,时任山西省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领导组常务副组长的金道铭就插手该案,致使案件一直未有结论。

作为山西煤炭重镇的吕梁,也注定是此轮反腐绕不开的地方,记者梳理后发现,杜善学、聂春玉和白云三位落马常委都曾任职吕梁市,而随着吕梁市市长丁雪峰、副市长张中生等人的落马,仅吕梁市2014年落马官员就有12人之多。

2014年12月2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令计划的落马,令本已不平静的山西官场再起波澜。据透露,从山西省走出的令计划、令政策等一直在以山西籍为纽带打造官商同盟,于2007年成立名为“西山会”的高官圈子,由进入或候补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晋籍官员组成。据称刘铁男、令政策、申维辰、陈川平等落马高官都是“西山会”成员。

“西山会”一事虽尚无官方消息确认,但当前的“山西剿腐记”足已证明官商和官官勾结的严重性,山西反腐风暴或还远未结束。

中石油系列腐败案

2014年12月19日出版的《中国组织人事报》披露,王立新不再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党组纪检组组长职务。

这一消息令已沉寂一段时间的“中石油反腐风暴”再起波澜。其实,纵览2014年的众多反腐案件,耗时最长、牵涉人数最多的中石油系列腐败案依然最为瞩目。

领导骨干被“连锅端”

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3月中石油腐败案正式拉开序幕后,截至2014年12月,已有46人因中石油案“倒下”,其中22人在中石油系统任职;24人因与中石油有利益合作关系被查。王立新是在任上倒下的高管之一。

据媒体报道,2012年3月,王立新在担任中石油党组纪检组组长期间,曾秘密前往广东,企图利用关系,“打捞”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玉春。而陶玉春正是打开中石油腐败案的重要突破口。

2011年,国家审计署对中石油本部及所属14家单位进行审计后发现,中石油在会计核算和项目建设管理等方面存在不规范等问题,其中2011年7月进驻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公司进行审查的审计署昆明特派办一共发现了24类问题。

2012年3月20日,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原总经理陶玉春在深圳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拉开了持续至今的中石油腐败大案序幕。

中石油反腐案正式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13年下半年中石油领导骨干被“连锅端”之后。

2013年8月27日,国资委[微博]党委书记张毅内部通报了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华林、中国石油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国石油总地质师兼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道富接受组织审查的信息。

就在这三人接受调查的前一天,中央纪委披露了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

几天后,又一“重磅炸弹”袭来。同年9月1日,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国务院国资委[微博]主任蒋洁敏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成为十八大后首个受调查的中央委员。此时距蒋洁敏2013年3月辞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一职,不到6个月。

不断被卷入的官商

蒋洁敏的落马成为中石油腐败案的关键点。从履历上看,上述4位中石油落马高管与蒋洁敏均有交集。随着蒋洁敏等人的倒下,中石油内部在2013年和2014年又有中石油股份副总裁孙龙德、中石油总会计师温青山、中石油对外合作经理部总经理阎存章等人相继被查。中石油与一批政府官员之间的利益关系也随之曝出。

2013年6月,曾任四川省副省长的郭永祥被带走调查,在石油领域“纵横”26年的郭永祥与陶玉春、李华林、蒋洁敏等均曾经任职于中石油胜利油田,有报道称,“同属胜利油田系”的郭永祥曾帮蒋洁敏“牵线”,后又协助蒋洁敏上位。

2014年2月被带走调查的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在四川任职期间曾是郭永祥下属并与李华林私交甚好,在其任职海南期间,曾与中石油有多个项目合作,包括昆仑能源投资2.5亿元建设海口市环保公交等。

2014年全国两会前被撤销政协委员资格的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刘迎霞也被曝出与蒋洁敏有往来,并推动全国工商联城市基础设施基金与中石油旗下昆仑能源的合作。

2014年4月12日,中纪委公布的成都市委组织部长赵苗也曾在四川石油管理局工作20多年,有报道称,其被调查与四川明星电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广元检举有关。

明星电缆正是因中石油案被牵出的一系列“业务伙伴”中的一员,报道称在郭永祥的帮助下,2004年还未正式建成投产的明星电缆就被四川省科技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很快获得当地石油系统的多个订单,中石油的收入占公司全部收入的1/3以上。

此后,靠非法手段包揽众多“两桶油”炼化项目,被称为中石油“寄生公司”的惠生工程;曾高调宣布拿下8000座加油站管理系统项目的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也相继曝光,华邦嵩、周滨等相关负责人也接受调查。

目前中石油系列腐败案件依然在调查审理中,而蒋洁敏、郭永祥等主要涉案官员也已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令计划被双开 最新动态
[打印本稿][字号 大 中 小][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官商“朋友圈”:结干亲私人定制等5类最流行

“自然生态要山清水秀,政治生态也要山清水秀。”

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六次集体学习时提出“营造一个良好从政环境,也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政治生态”后,习近平总书记今年两会期间再次强调,做好各方面工作,必须有一个良好政治生态。

眼下,公众关注的一个焦点是,在一系列反腐典型案件中,常常会看到“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情况:政府官员和企业家常常串在一根绳上,浮出水面。刘志军与丁书苗、薄熙来与徐明、周永康与刘汉……官员和企业家“结对子”,甚至一个贪官背后牵出若干个企业家,这种畸形的“政商朋友圈”背后,是钱与权的纠结。

新华社报道称,部分领导干部超出正常工作范围和一些不法企业家勾肩搭背,搞钱权交易,是当前腐败问题的重灾区。从已公布的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整改情况看,官商勾结成为各地各部门治理整顿的重中之重。

3月28日闭幕的博鳌论坛上,也专门设置了《政商关系新生态:君子之交相忘于江湖》的分论坛,表达了对新型政商关系、健康政治生态的期待。与会政商人士一致认为,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官员和企业家肯定要建立一种比较亲密、和谐的关系,否则社会经济无法发展进步。但政商之间应当是一种平等、透明的关系,这是保持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基础。很多企业家并不怕政府有审批权,就怕政府在审批时不公平、不透明。

当然,政商关系复杂,绝非“中国特色”。欧盟委员会2013年发布28个成员国状况报告时,就提到政商勾结是导致腐败的重要原因,造成经济损失达1200亿欧元,相当于欧盟一年的财政预算。西方政客“弃政从商、由商入政”的“旋转门”现象一直为公众所诟病。如何建构良性政商关系,是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

对中国而言,新的政治生态从何而来?中央正在着力做好“破”和“立”两篇文章。一方面,下大气力拔“烂树”、治“病树”、正“歪树”,通过持续推进正风反腐形成威慑;另一方面,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公开透明,铲除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的土壤。

君子之交,相敬如宾。新型政商关系建设在路上,良好政治生态建设亦在路上。

五类官商“朋友圈”最流行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姚冬琴|北京报道

十八大以来,中央重拳反腐,近百只“老虎”被打,成千上万只“苍蝇”折翅。梳理相关案件可以发现,矿产资源、土地出让、工程建设等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高发领域。

比如,日前,“稀土重县”——江西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据办案人员透露,安远县非法开采稀土混乱局面背后,有一条清晰的官场黑色腐败链:非法矿主大肆行贿寻求“保护伞”——监管干部逐级“进贡”谋求“安全感”——官商勾结、抱团腐败形成“利益板块”。

土地出让、拆迁,也是权力寻租的温床。有报道称,从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的腐败历程看,他每到一个地方任职都会大拆大建,名义上是“民心工程”,实质上给他自身创造了大量的腐败机会。

而有“亿元贪腐处长”之称的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也正是因为在土地与房产项目上的腐败,而断送了仕途。张新安排相熟的商人出面接项目,而自己成为“影子开发商”,幕后操纵,通过非法手段谋取巨额利润。2014年9月16日,法院判决,张新受贿1.24亿余元,贪污1000多万元,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数千万元损失,被一审判处死缓。

交通建设领域也不乏官商勾结的案例。2014年6月27日,湖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冯伟林,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冯伟林在湖南省交通厅任职期间,为刘某、唐某承揽土建业务21亿元,并在多条高速公路工程的招投标中,为数十家公司及个人牟取巨额利益。不仅冯伟林,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副厅长陈明宪,以及原副厅长邹和平、李晓希等4名厅级干部和16名处级干部,都纷纷插手高速公路建设,常常出现同一个工程项目几个人都打招呼的情况,甚至闹出因分配不均领导之间互相告状的闹剧。

几乎每一个落马官员,都多多少少与不良或不法商人有关。他们有的是多年合作的“老朋友”,有的是各有所图的“好亲戚”,有的是“互帮互助”的老乡,有的是“趣味相投”的共同爱好者。他们勾肩搭背,通过各种途径、手段进行着权钱交易、利益输送,成为危害和破坏政治生态的一大毒瘤。

“长期合作”型

官员,尤其是手握实权的高级干部,他们的朋友圈,不是随便哪个商人都能进的。长期“合作”产生的信任感是敲门砖。

1月16日,在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最后陈述时,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说:“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

季建业提到的这些“朋友”,有的自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结识。伴随着季建业仕途升迁,这些“朋友”也一路相随,在他为官之地经商,为季建业在经济上提供帮助,而季建业则在商业项目上对他们予以照顾,彼此帮忙,形成利益链条。

检方指控,199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季建业与7名商人产生利益输送。

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等人,一路“追随”季建业,项目从扬州做到南京,承揽的政府项目都有季建业参与和操纵的痕迹。

与商人做了多年“朋友”的还有广东省原省委常委、广州市原市委书记万庆良。

2014年6月27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中国经济周刊》在采访中获悉,在广东官场,万庆良的地产商朋友多是出了名的,万庆良的腐败问题,最大可能就是和房地产开发商交往过密,公权私用、权钱交易,牵涉到房地产腐败。

在此之前,2013年11月,万庆良的“老同学”——揭阳创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鸿明,被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刑事拘留。

万庆良与黄鸿明是华南理工大学第三届EMBA同学,2006年7月毕业。《中国经济周刊》梳理万庆良的履历与创鸿集团的发展脉络后发现,创鸿集团的发展与万庆良的升迁亦步亦趋:

2008年,万庆良调任广东省副省长。同年,创鸿集团开始在广东加大布局,进军佛山等城市。

2010年,万庆良担任广州市市长。同年4月,创鸿集团总部从揭阳迁至广州;9月,创鸿集团分别以1.57亿元、2.06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两个地块。

2012年,万庆良担任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同年,创鸿集团再次在广州土地市场上发力,拿到一块土地。创鸿集团在广州的两个房地产项目,因为增加了容积率,最高可多赚6亿元。

“家属中介”型

近年来曝光的官员腐败案件,家族式腐败的案例越来越多。有些“谨慎”的官员并不直接参与权钱交易,而是由家人出面,主要体现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当中介,给官员和企业家牵线搭桥;另一种是家人直接经商办企业,利用权力获益。

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腐败案就是典型的家族腐败,“家里面从老到小、从男到女都有参与”。

此前,2月16日,中纪委公布苏荣被双开的通稿中,其中有一条“罪状”指向的就是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

据悉,苏荣本人忏悔称,家就是“权钱交易所”,他本人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不仅全家老小参与腐败,也带坏了干部队伍、败坏了社会风气、损坏了政治生态。

不只是苏荣,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再到刘铁男、郭正钢,这些“大老虎”落马的背后,揭开的均是从妻子、儿子到兄弟等亲属触目惊心的家族式贪腐利益链。

2014年9月24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涉嫌受贿案在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从起诉书看,对刘铁男绝大部分的受贿指控中,其子刘德成都是主要的参与者。刘铁男97%的贿金通过儿子收受。 而从时间上推算,在2005年开始收受大额贿赂的时候,刘德成才21岁。

官员家属贪腐最受关注的恐怕就是近期被调查的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少将郭正钢。杭州淳安女老板吴芳芳2012年12月与郭正钢结婚后,原本萧条的事业迎来新起色,利用众所周知的身份,她在众多竞争者中,以最低的报价承包下四季青面料市场,并一次性收取1.8亿元租金。吴芳芳顺利拿下四季青震惊了杭州面料行业。算上瑞纺8亿、五金城5.2亿的回笼资金,吴芳芳在5年半的时间里共获得15亿元的投资回报。媒体报道,郭正钢被带走后,办案人员从两人在杭州的寓所抄出700万现金。

“结干亲”型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个当官的亲戚好办事,而一些原本不是亲戚的商人,也削尖了脑袋想往“亲戚”行列里钻。在官商圈子里,“结干亲”是个流行的做法。

比如,扬州市萃园城市酒店原副总经理祝梅,季建业的母亲认她为“干女儿”。祝梅通过季建业帮助他人承揽项目,从中渔利。

再比如,工程老板奉某为了承揽工程项目,将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屈湘林认作“舅舅”,对屈湘林的服务可谓“无微不至”。2009年,屈湘林购买了私家车,办入户手续时,奉某主动帮其缴纳了购置税;同年11月,屈湘林的房子要改造,奉某免费为其安装铝合金窗,还免费赠送太阳能热水器、空调、电视机;逢年过节、庆祝生日,奉某都会向屈湘林送上红包,聊表心意……

而讲感情的“舅舅”也对“外甥”多加关照。自2008年屈湘林分管县教育局计财、基建工作以来,奉某共承包教育系统工程项目50个,总金额达377万元,大部分未经过招投标程序。

类似这样攀亲带故的例子还有不少,比如成都市交通局原局长石全志挪用公款100万元帮助“干女儿”经营按摩公司;重庆市北碚区原副区长赵文锐给儿子找了一个房地产老板做“干爹”,等等。他们最终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同乡会”型

提携老乡,互帮互助,共享富贵,再到一起锒铛入狱,这样的案例在近年来的腐败案件中也出现得不少。

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虽是辽宁人,但发迹于哈尔滨。他主政成都期间,当地土地市场上活跃着一批东北商人,被称作“哈尔滨帮”。“哈尔滨帮”在成都获得多个土地的一级开发项目。其中,来自李春城老家的史振华,低价获得过2000余亩土地。

更为著名的一个官商“老乡圈”,则是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成立的“西山会”。祖籍山西的令计划成立“西山会”,广纳同乡高官和富商,包括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女富豪丁书苗、国家发改委前副主任刘铁男等人,目的就是要打造“官商同盟”。

“私人定制”型

2月1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因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挥霍浪费公共财产、收受巨额贿赂等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秦玉海的蜕变,与他痴迷摄影、追名逐利如影随形。

在秦玉海追求摄影成就的征途上,曹某是坚定的支持者,为秦玉海提供全程的服务。据调查,2012年至2014年,曹某为秦玉海出版《真水》作品画册,拍摄以秦玉海摄影活动为主题的电视纪录片《一个摄影师和一座山》,先后4次出资为秦玉海举办摄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动用自己在圈内的人脉关系,将其作品展览到了意大利、法国和英国,累计花费580多万元。

作为回报,2007年至2014年6月,应曹某请求,秦玉海向河南云台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其间,秦玉海还帮该公司协调提高了广告费标准。仅此一项,曹某公司就获得广告费7685.5万元,利润率高达76%。

十余年间,秦玉海为摄影“烧”的钱高达千万元。但是,用他的话讲,“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

同样为雅好所害的还有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2014年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调查,倪发科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

为了投其所好,矿业老板吉立昌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而倪发科也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吉立昌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立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

(责任编辑:马常艳)